付与草木

感谢这个世界还有喻黄这个存在。

【喻黄】苏力三十题 其二

明明是白情那天凌晨熬夜赶的,结果却今天才发出来,好在想要她看到的人看到了。

写作三十题,读作长段子

其实是个长篇的脑洞来着

其实我还有很多脑洞

黑客paro,技术性勿较真

本文无任何政治立场,所涉及机构皆为虚构。


18:低挽起的衬衫袖口。

被满头大汗的部门经理请到维护室时,喻文州听到尖利的警报声,黑客已经冲破第二道防护,直接向中央电脑的最终防火墙发起入侵。

“大约还有多长时间?”喻文州向一直黑着脸几乎亦步亦趋跟在自己身后的军人模样的男人点了点头示意人可以守在门口,走近桌边扫了一眼几台电脑屏幕,沉稳地问见到自己进来立即让出主电脑位置的一名维护人员。

“十..不到十分钟!”

“足够了。”

喻文州将整洁服帖的西装外套脱下,搭在臂弯,解开衬衫袖口的纽扣,将外沿翻上一截,重新扣好,动作有种说不出的悦目感。“查到对方是什么人了吗?”

上头派来的安全专家恰好及时赶到让主管安全的经理镇定了些,他抢在职员前回答:“与昨天同一时间试图入侵的黑客是同一人,并没有刻意隐藏身份,曾放出那把蓝色的剑的标识,昨天已经查过,这个标识代号是夜雨声烦,在圈子里有剑圣之称。”

喻文州将外套搭在椅背上的手一顿,似想起什么,嘴角微不可察地翘起,拉开椅子坐下,取出自己的笔电,将网络和数据线连上中央电脑。

开机启动,笔记本键盘间泛起幽蓝的背光,映在虚搭在键盘上苍白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修得很短,整洁圆滑,原本淡粉色的甲盖在弱光映射下反着淡淡的蓝,指腹在等待中轻轻敲击着按键,若有恰好落在键子间隙,便被光粒映得半透明了一般。由于袖口被折上去露出一小截手腕,偶尔翻腕做预热活动手指时,袖口便露出腕骨处一颗小小的痣。

喻文州没有参与拦截的作战,却调出自己的入侵系统。他的手速有限,并不适合与这名顶尖黑客正面对决,但是再顶尖的黑客,在突然发现自己的电脑遭到入侵时也不可能不转攻为守处理后院起火的问题。

果然一直如风卷残云的入侵突然停止了,一屋子正在苦苦挣扎的安保不约而同地松一口气,赶忙抓紧时间修复快要崩溃的防护系统。

 

喻文州却仿佛此刻才真正介入战场,手肘撑在桌上,双手交叉虚握抵在下颔,双目盯着屏幕,作出等待的姿势。那抹些微的笑意还留在唇尾,但这并不影响男人眼神中遇到值得注意的人时流露出的认真。

一。二。三。四。五。

当喻文州在心中默数到十五时,他的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空白的文本,接着空白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大量的文字填满。

“我靠靠靠靠靠靠!是你吧是你吧对不对又是你又是你!突然发出警报吓死我了还以为被抓到了IP差点收拾东西跑路结果一查原来攻陷的只是一台小小的肉鸡!我说你还行不行了行不行了好像上次在黑X信的时候你也是来这么一手,不知道同样的招数在圣斗士啊呸呸呸在本剑圣这儿是行不通的吗???”

喻文州勉强用眼睛跟上对方打出的字,倒忍不住先笑了笑,既然被认出了身份,就也将自己索克萨尔代号的标识挂了出来,然后切回文本框不紧不慢地敲字。“剑圣大人的反侵入速度越来越快了。”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我说你这标识到底是什么图案星星就星星了到一半又变成水滴这是要急死强迫症啊,我跟你说这幸亏是我不是石不转那修复专家,不然肯定暴走啊。

“…哎卧槽不对你为什么在这里国X局的人不都是囚犯一样被看押着用得着才放出来溜溜吗,难怪有人肯出大笔钱买这家小公司的内部文件啧啧啧啧我这是摊上大事了啊。”

喻文州仍旧盯着屏幕,余光扫到看押自己的军人仍在出口处站得笔直,其他人都围在主副机电脑前忙碌,微微调整了笔记本的角度让角落的监视器拍不到显示屏。“一个交易。我给你你要的文件,你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要找什么人?我跟你说你别冲动啊虽然看国X的狗咬主人挺带感的但你不能拿自己身家性命开玩笑啊,虽然就遇上过几次但我对你印象还挺好的至少到现在你还没禁用这对话框就挺不容易。”

喻文州直接从一大段话中找到了重点回复过去,他的时间不多:“我希望你能找到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你在逗我?那家伙不是老早就被国家机关强行招安听说早就被秘密处决了吗!?”

“线索是当下防护级别最高的防火墙千机伞,有这条线找到他对你来说并不难。”

“等等等等,谁说我要接受这交易了?那家伙还欠我一屁股债要找他我自己会去找,你这的文件嘛反正我也可以自己动手取。”

喻文州扫了眼自己给中央电脑安装的保护壳终于加载完成,一字一字地回敲:“你可以试试看^ ^”

 

试试看?试试看就试试看。屏幕另一端的黄少天切出了对方电脑的界面,试探性地操作副机重新侵入事先留下的门,却发现目标系统此刻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也不为过。他扬了扬眉毛,果断放弃了正面入侵的想法,转而切到另一台副机上,看了看破译软件的进程,随即舔了舔唇,这是他兴奋起来的表现。

暂时拿不到文件也不要紧,眼下有让他更感兴趣得多的目标。小公司的中央电脑被护得彻底,而始作俑者自己的系统,却因敞开大门让自己得以进入沟通而漏洞百出,不抓住这样的机会,他黄少天就不用再标榜什么机会主义者。

他重新打开文本,唇微微抿成一条直线,双目亮的惊人,暗室内作为唯一光源的荧屏打在棱角锋利的脸上勾勒出带着几分冷酷意味的线条,仿佛此刻他敲上去的不是一屏垃圾话,而是不断向猎物咽喉递去的利刃。

 

“我去敢情你拉着我扯了这半天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啊,果然不愧是那边的人心太脏了吧你我说你到底跟一叶之秋那家伙到底什么关系一个比一个心脏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现在考虑一下我的条件吧,夜雨?”

“哎等等等等,这就叫上昵称了?你还别说还真挺好听怪了怎么别人叫就没这么好听的感觉,这不公平啊你叫我夜雨那我叫你什么?索克?不行不行太不好听了!萨尔?啊呸呸我还吉安娜呢。我说不如这样吧,你告诉我你的真名我就考虑跟你合作一下你说怎么样怎么样?”

喻文州想了想,似乎在计算时间,然后慢腾腾地敲下两个字母:“yu。”

“yu?什么yu?余?于?俞?玉?哎等等最后一个画风不对啊我说你该不会是个大姑娘吧!给点诚意行不行名字呢名字呢名字呢?”

“夜雨,被秘密招安的人,被剥夺全部人身权利,包括姓名。”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惨啊,该不会还有被洗脑什么的发生吧?我看电视里都这么演。”黄少天手上敲着字,眼睛却盯着副机屏幕上的进度。

95%,96%,97%。

对面似乎还一无所觉。“我假设我们的交易达成?”

98%。

“不行不行这么算起来还是我亏啊既然你想拉我下水总要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阴谋咳咳是目的,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您总得让我能预估一下投资风险吧yu总。”

“不想下水的话,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99%

“所以说你们这些心脏就喜欢搞神秘主义,这样不好不好很不好。不过没关系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自取了啊你可别怪我没提前跟你打招呼。”

对面停顿了片刻,似乎终于发现了不对。“你打算做什么?”

 

进度条终于延伸到100%,黄少天露出一个张扬的笑容,向后靠进电脑椅的椅背,来回转了半圈。

机械的女声响起。“破译成功,已获取目标系统最高权限。”

黑暗中,黄少天就像一匹鬃毛黝黑发亮,全身上下蓄满爆发力的猎豹,在觑得机会时不留给猎物任何退路,瞬间出手,一击必杀。

他猛地自转椅间弹坐起来,修长有力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穿梭,先时恣意的笑容已经在抿起的唇角化作自信的弧度。

在极短的时间键入一段长长的代码,黄少天切回文本页面,在对方的问题下,最后敲下两个字。

“钓yu。”


评论(4)

热度(18)